supers,要好好愛他。










ProfiLe→

艾區。
廢柴。
貓科動物控。
文盲。
天然呆。
既腐又宅。
SB天道。
兄弟死忠。


氣質是什麼?
可以吃嗎?




BGM。請自行開関。



CateGorY→

gossip(60)
fanfics(3)
YY(8)
photo(4)




LinKs→

World's Finest。[超級大推荐!!!]
老爺。
二老爺。
龍兒。
修兒。
喵寵。
爹爹。
此卡非彼卡。
腐生道/L。
LULU。
四宝。
沙发SF。
mikiko。
教主。
ex6。
N13
C5
K22
B23
K1
M9
TFS.
蜂受同盟
Sin R
荷花姐姐
秀秀
Noel
Chake
Cloud
金刚狼
Cutter
乌鸦君
Yukiri嗡仔
虎子
大西
药仔
yin
西泠
R君
fonts
皮卡
Lusakah
夜月苍鬼
EE
GP
小狐狸
TK地--理性谈风月
紅芯
博客COS游戏专用博
苍风之西
風信子。
to wind[TK用。。]
[天窗同盟]
廢品回收站。
小屋。
被阿銀上身的阿花
被神樂上身的阿翔
被種馬上身的朱雀
被草皮上身的喬老爺
——同城XQER。——
可可
LOLI
拉布君
小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SB]聖誕節的想望。

我是废柴,请宽容对待,谢谢大家。TUT

——————————————————


即使他的爱人能瞬间到达他身边,他也不愿流露出“我很想念你”的感情。

即使他无所不能,他也(被威胁)必须尊重爱人的意愿不过多插手他的“私人领域”。

但今天是特别的。

他们都想给对方一个惊喜。

他想或许今天能放纵一下自己的幽默感,形象什么的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他想如果今天某些该关进亚克汉的家伙敢出来捣蛋就算违逆爱人的警告他也一定要光速出手把他们打包丢进太平洋。

重要的是,他们都很思念对方。

今天他们应该像每个幸福的普通家庭那样,围着火炉吃着姜饼依偎在一起。

或许还能玩点不那么一样的小情趣。

这是他们圣诞节共同的想望。


——————————————————

不要问我“小情趣”是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爬走…………



comment:0  trackback:0  2009.01.01.Thu



[ACE OC,Cigar Rex/Gavin Mars]Night。 未完。

独眼的副指挥官走过夜晚阴沉昏暗的宿舍走廊,在其中一扇门前停下,摸出钥匙打开它,门发出很轻的一声“吱—”,但很快就安静了。
他走进狭小的房间,脱下外套,往床的方向看了看,他的情人半靠在床头,蜜糖色的头发散落在靠垫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手里抱着本机械维修之类的书,金丝边眼镜还架在鼻梁上。

他无奈的摇摇头,俯下身去把书和眼镜都取走放到床头柜上,虽然他尽量做到轻手轻脚,但床上的人似乎还是醒过来,迷迷糊糊的问着,“Cigar?”
“恩。”
“……唔哈~”打了个呵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伸手捏了捏情人的脸颊,“在你睡得像猪一样的时候啊~”
他的情人不满的嘟哝着翻过身去背对着,他笑了笑,在床边坐下,开始脱掉自己的鞋子。

在他脱完一只,再弯腰脱另一只的时候,身后的人忽然整个压上来,双手圈住他的腰,嘟囔着“夜猫子……”之类的话,把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脖子上,在他背上像猫一般的蹭着。他忍住笑,继续把这只鞋的鞋带解完脱掉,然后直起背,回手把人抱到眼前来,低下头一口咬住鼻子摩挲着,嘴里含糊的念叨着“Galfy……坏家伙……”他的情人则嘻嘻的笑着伸手往他肩上推。

他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用嘴叼住中指的指尖,舌头打着圈的舔指腹,再把手指含进吐出的完全弄湿,戏谑的看着情人的脸一点点浮起潮红,然后捏住手指,低头俯下啃着怀中的人刚长出点点胡茬的尖下巴,笑着说,“天气干燥,玩火的话绝对会一点就燃啊,你觉悟吧。”

手里的人低着头,只能看到头侧露出的红通通的耳朵,他好笑的张嘴咬住,湿答答的舔着,发出“啧啧”的水声,伸出一只空闲的手,掀起那快缩成一团的人的睡衣,抚上小小的乳头捏揉着,享受的听到情人骤然加重的急促呼吸。他斜着眼睛看情人下身搭起的小帐篷,一边调笑着“哎呀哎呀有反应了呢”,一边加重手上的功夫,却遭到了情人小小的反抗,用力的想推开他,“大半夜的发什么情啊!这是在宿舍不是在你家笨蛋!”

重重的咬了已经被他吸吮得快融化的耳朵一口,怀里的人立刻瑟缩了一下,收回了手,抬起头白了他一眼。讪笑着用力捏了一下手里已经被揉捏到充血的小肉珠,满意的听到一声压抑的惊叫,他吻上去,用舌尖细细描绘着情人嘴唇的轮廓,再撬开牙齿突入,不给一点反抗机会的死死缠住对方的舌头吮吸着,直到情人气喘吁吁的瘫软在他怀里。

他声音嘶哑,低低的问:“认输了没?”那人却仍旧摇头,尽管眼眶湿润得像快要滴出水来,他笑着亲吻上情人因拼命压抑着情欲而变得深邃的淡蓝色眼睛,嘴唇贴着眼窝,感受薄薄的眼皮下火热血管的脉动,然后说:“既然我们没在你宿舍里做过,不如今天来点不一样的吧。”


comment:1  trackback:0  2008.04.14.Mon



夢魘。

就當作是一場夢,但丁想,我只不過是看見過幻影而已。

但丁,男,三十嵗,遊戲設計公司任職,最近懷疑自己得了精神分裂症,他覺得自己看到了幻影,那影子長著一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事情是從某個與客戶相約的下午開始,但丁一個人坐在臨街咖啡廳的落地窗前,一邊狼吞虎咽地吃午餐,一邊百無聊的欣賞路邊的長腿MM,天空的臉色不大好,低氣壓沉重得像是馬上會砸下暴雨。但丁低頭摸了摸放在一邊的包,確認自己帶了雨傘,擡起頭時就看到了對街的那個影子。

或者不該說那是個影子,起碼但丁剛開始看到他時不認爲是。第一次看到那個影子是在大街上,穿著藍色的皮風衣,銀色的頭髮整齊的梳到腦后,手上提著一把色的日本刀。但丁感到一絲冰冷熟悉的氣息從他身邊擦過,回頭只看到了那個人的後腦勺。第二次,他好不容易趕上一趟地鐵,關門的時候他看到了那人的正臉,那是一張跟他一模一樣的臉,但是卻冰冷的毫無感情,但丁確信那只是地鐵玻璃上他自己的倒影。然而,這已經是第三次,那個影子正從街對面朝他走過來,但丁開始感覺到一絲慌張。“鎮靜,又不一定是沖著你來的”,他安慰自己。很及時的,暴雨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走到街中間的影子忽然消失不見,剩下但丁不安的坐在咖啡廳裏。

客戶的到來轉移了他的注意力,於是我們有著高度職業素養的業務員遞上資料,巧舌如簧的對付客戶的一切疑問,好在這次的客戶是個豪爽的美女,雙方很快就談妥了簽約條件及時間。回到公司后又被一幫哥們姐們拖著要去夜生活,但丁也暫時把影子的事抛在了腦后。

縱酒歡歌到深夜三點,在自家巷口被同事以還有女士要送爲由給一腳踹下出租車,但丁回頭看看飛快飆走的車,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唾沫,然後頭暈目眩地頂著昏沉的腦袋往傢走。他感覺有人跟在他後面,可是他不在乎,自己身無分文,再者沒人會蠢到來強暴一個180公分的大男人吧。[蛋塔這你就太天真了=。=]

但丁所住的地方,像所有單身男人的公寓一樣,雜亂無章甚至更甚。

維吉爾的一只手伸向但丁的胯部,重重的摁下去,然後用力一把抓住。

“痛痛痛痛……”但丁一臉痛苦,“你這傢伙想廢了我啊?”話音未落,就感覺維吉爾手上的力道變輕了,然後那只手愛撫過他的胯部,扯下褲子拉鏈,隔著棉質内褲不輕不重的搔刮著裏面呈沉睡狀態的器官。

但丁盯著那只正在肆無忌憚撫摸著他下身的手,感覺自己的神經綳緊,呼吸困難,維吉爾卻突然湊到他耳邊,他感覺到那冰涼的氣息掠過他的臉,然後他聽到他一字一字無聲的吐息:“You are mine, Dante.”

……



comment:0  trackback:0  2007.08.20.Mon




    home    






Template*skin.to.farrow


Copyright ©SurviVor。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